當前位置: 首頁 >> 他山之石 >> 正文

上海閔行華漕鎮積極探尋農村集體經濟長效增收之路

  來源:解放日報   時間:2019/3/16 10:33:50   點擊:

拆違300多萬平方米后,閔行華漕鎮積極探尋農村集體經濟長效增收之路


產業園提前“滿租”,農民“分紅”漲了

最近,在閔行華漕鎮,北青公路北側,旭華商務園區三期工程啟動建設,計劃明年6月建成交付3棟商務樓。讓人驚訝的是,眼下,雖然工地還在建設,但3棟樓的招商意向已提前確定完成,實現“滿租”。作為這個園區的業主,華漕鎮所有農民一年將新增租金收入3500萬元。

與此同時,這幾天,華漕王泥浜村的金愛芳和全村村民也陸續領到農齡分紅,總計140萬元。“去年,鎮級農民長效增收平臺總計向16個村分紅3500萬元,今年,隨著新項目建成投入使用,預計分紅可增加到6800萬元,以后會越來越好。”華漕鎮副鎮長喻文熙說,目前全鎮農民持有商務樓、產業園等5個存量平臺項目,還有旭華三期等3個在建項目,預計到明年,物業總量將增至38萬平方米,一年總收入可達1.8億元。

“關”“拆”曾經帶來陣痛

實際上,兩年前,當地農村干部還不敢想像現在的情形。據介紹,2015年10月以來,華漕鎮共拆除違建322萬平方米、實現土地減量化1856畝、關停并轉“三高一低”企業850家,在城鄉面貌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同時,“關”和“拆”也給村級集體經濟帶來陣痛。比如紀王村,2016年村級集體經濟收入近2086萬元,到2017年僅為941萬元,減少55%。“產業興旺,才能帶動鄉村振興。如何推動農村經濟可持續增長,進而增加農民的獲得感?”這成了華漕鎮的一道重要課題。

為此,鎮黨政領導班子深入16個村調查,找到原有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存在的一系列問題。發展水平參差不齊、盈虧不一,是最為突出的問題。據統計,在全鎮16個村中,集體資產建筑面積在10萬平方米以上的僅4個村,2017年收入最多的村為6600多萬元,但最少的僅380多萬元,2016年來有3—5個村收不抵支。村級資產管理粗放單一,后勁不足。各村收入主要依靠土地和廠房出租,但持有的物業布局散、質量差、產業門檻低、業態能級低,后續增收難以為繼。

其中,還有個特別棘手的問題。那就是,包括旭華商務園一期、二期在內的5個存量平臺項目,總面積在16.8萬平方米,雖然被納入鎮級長效增收平臺,但全鎮只有部分村、部分村民入股,又引入社會資本、銀行貸款,最終,實際收益率低于當初承諾的8%分紅比例,甚至出現“貸款分紅”的情況,導致了不公平、不平衡的矛盾。

華漕鎮探索破解農村集體經濟長效增收瓶頸,首先從改革重組長效增收平臺入手。2017年,華漕鎮頂住壓力,清退5個存量項目中的農民個人股權1.56億元,提前償還銀行貸款,將原來“個人入股、局部村入股、銀行貸款融資入股”轉為全部由16個村集體和鎮級平臺共同入股,各村和鎮級平臺為此籌款3.7億元。新建的3個資產項目秉承“全鎮發展一盤棋”的理念,由鎮村集體經濟組織共同注資,各村村民均按農齡折算入股。也就是說,如今,全鎮農民不用掏一分錢股金,就共同持有8個地塊38萬平方米的商務樓和產業園。

得到實實在在的經濟回報

8個鎮級統籌的投資項目,充分發揮大虹橋地區的區位優勢,在業態上主動承接虹橋商務區、國家會展中心等溢出效應,前5個項目重在商業和商務辦公,新建的3個項目則定位于大健康產業,服務于附近的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。科學精準的產業定位,使農民持有的物業出現供不應求的局面。

針對各村剩余的存量廠房,華漕鎮積極爭取政策進行二次改造,克服“低、小、散、亂”,引入商務貿易小總部、星級酒店、商務辦公等新型項目。“在區、鎮的支持和指導下,我們村通過二次改造建成2.2萬平方米廠房,租金收入從200萬元增至900萬元!”華漕村黨總支書記李蓓說,村里還從私人業主手里回購集體土地上的廠房,使4.2萬平方米廠房“物歸原主”,預計到2021年可以增加1200—1300萬元收益。據初步統計,通過二次改造和存量回購,華漕鎮16個村共持有的物業總量已達80多萬平方米,其中65萬平方米已對外出租,平均租金水平同比增長33%。

“做大蛋糕”的同時,監管也要跟上。現在,華漕鎮全面實行“村財鎮管”,并出臺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產業導向和監管要求,規范項目的準入、審核、驗收流程,改變以往“小、散、亂、差”的狀態。鎮級農民長效增收平臺還每年出資,送健康、送養老、送教育下鄉,提升百姓獲得感,讓農民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。

“拆違之后,我們最先感受到的是環境變美,現在,還得到實實在在的經濟回報。”華漕村村民蘇琥告訴記者,以前,村里房子對外出租,一間房每月租金在400—500元,現在平均都漲到1500—1700元了,是以前的三四倍。(記者黃勇娣)

快乐南瓜投注